欢迎来到不卡泰剧网,我们因为电影而相聚!请记住我们的网址:www.xukangsmt.com。

国际名导与“主播顶流”会面聊嗨了 张艺谋:我要找董宇辉演戏!

2024-02-04 10:15:38

阅览量: 2.07万

国际名导与“主播顶流”会面聊嗨了!张艺谋:我要找董宇辉演戏!2月2日晚,著名导演张艺谋携新作《第二十条》,做客“与辉同行”直播间。评论说,一位是国际名导,一位是“主播顶流”,两人见了面,一聊就刹不住车。

在当晚的对谈中,张艺谋、董宇辉和“董宇辉的老板”俞敏洪畅聊100分钟,让百万网友走近国际名导的艺术人生。

直播刚开始,董宇辉就主动提及宁浩、刘德华前两天来直播时,网友给他提的一些建议。不过,不同于宁浩、刘德华直播当天的冷静氛围,张艺谋一落座便喜形于色地与陕西老乡聊了起来,其滔滔不绝、绘声绘色的讲述引人入胜,也成功带动了董宇辉的情绪。

看到张艺谋与董宇辉相谈甚欢,坐在一旁的俞敏洪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句:“两个兵马俑坐在我面前。”而张艺谋与董宇辉都欣然接受了这个评价,并在对谈时频频聊到陕西人的共同性格特点、陕西这片土地对他们的影响等。

张艺谋说,他很喜欢《秋菊打官司》和《一个都不能少》等作品中的主角,因为她们代表着陕西人的性格,“一根筋,很执着,不撞南墙不回头,这种一根筋的行为、一直坚持的固执,就产生了戏剧性。”

张艺谋分析,陕西是一个色彩浓重的地方,所以他的早期作品也特别注重色彩,这就是土地带给人的影响,“我不喜欢寡淡、清淡的东西。但是到了这回《第二十条》,就需要洗尽铅华,把手段收起来了,和那种张扬的、浓郁的完全相反。”

做导演不能太爱惜“羽毛”

俞敏洪很好奇,张艺谋这几年的作品一直在转换风格,也开始拍喜剧了,这是主动为之,还是在迎合观众。

张艺谋以《第二十条》举例说,“我们很早就定了是春节档,所以还是希望笑声多一点,大家能放松一点。还有一点,电影本体创新是需要不同元素的杂糅的,我们在《满江红》的时候就做了尝试。”张艺谋透露,《第二十条》此前做过观众测试,发现该片引发的笑声是《满江红》的两倍。

频频创新,怕不怕翻车?董宇辉自嘲说,他每次想在直播时创新,都会被网友“婉拒”,张艺谋闻言笑了,“我也有翻车的时候,好几部吧,网友应该比我熟。”

73岁的张艺谋坦诚分享道,一个导演想创新,就不能太爱惜“羽毛”,“不能做太多的自我人设,(不能说)我面壁10年,每一部都要很像样子,都要保持一个水平,这样才能符合我的人设。如果你有这个想法的话,那最好不要来回乱创新。创新是很冒险的,所以有很多导演拍一辈子电影,也等于一辈子拍一部电影。”

演员都不和张艺谋谈钱

毫不夸张地说,整个中国电影圈的演员都想与张艺谋合作。在谈到如何挑选演员时,张艺谋表示,中国影视行业的优秀演员并不算多,所以每次找演员时,留给他的选择不太多,而一旦碰到自己非常欣赏的演员,他就愿意多次合作,比如雷佳音,“有时候叫他来,他都很意外,他的可塑性很强,这是他最大的特点,而且他的表演很放松,他是个好演员。”

俞敏洪非常直接地向张艺谋打探,那些著名演员都是如何跟他谈合作条件的,张艺谋没有回避这个问题。

“这些有名的、有成就的演员,如果我找他们的话,基本上都对我非常尊重、很信任,很欣赏,(都说)别的条件都好谈,宁可达不到他们的标准,也愿意来。”张艺谋感谢演员们对他的信任,“一个导演这样子被演员对待,会有感恩之心,就觉得我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个人物、这个故事拍好,因为人家对你好,对你信任,(愿意)打折、甚至不要酬劳,多忙都来。这是对你的信任和感情,你无以为报,只能把作品做好。”

张艺谋举例说,《第二十条》中的于和伟戏份很少,“就一两天的戏,但他扔下所有东西过来,什么都不谈,就是来帮个忙。一个导演得到演员这种对待,我很荣幸,很感恩。”

董宇辉演戏肯定是大话题

在聊到启用新人演员的话题时,张艺谋很实在地说,他是一个对投资人很负责任的导演,所以很怕让投资人亏钱,“我不是那种‘投资方亏死我也不管、我就完成我的艺术’……我做不到,让人家亏钱我会不好意思,所以用新人时就会比较慎重。”

他用2022年春节档电影《狙击手》举例说,该片启用了大量新人担任主演,但最后票房表现不是很好,“很遗憾。”

言及于此,张艺谋忽然看着董宇辉说:“我找你吧!如果找你,这是一个大话题。如果你演戏,肯定是大话题,很多来看你直播的就会来买票。”

张艺谋还认真建议董宇辉和俞敏洪试着写剧本,把直播带货行业和从事这个行业的人的故事都写下来,“很有趣,我觉得你可以试着写一个故事,不管谁来演,先写,我现在就是剧本荒。”

在直播中,张艺谋毫不吝啬对小老乡董宇辉的赞美,称其是“文化人出身”,并总结了董宇辉的成功秘诀,“在商而不言商,创造了新的直播方式。”

拍《长城》被好莱坞“严管”

开创了中国“大片”时代的张艺谋,这几年更热衷于拍“小片”,在此次对谈中,他也聊起自己的一部被很多人评价为“失败作品”的英文大片《长城》。

张艺谋说,他当时接下《长城》就是为了去好莱坞学习,因为好莱坞把一个2亿美元的电影项目,交给一个中国导演完成,这样的学习机会非常难得。但张艺谋也毫不讳言,此次学习有好的经验,也有差的体会。

“他们那种制度我不喜欢,自由度小,完全工业化,必须按照剧本拍。我这么多年的习惯都是边拍边改,没有人干涉导演的,你说了算。我以为(去了好莱坞)也可以,他们对我很尊重,(觉得)你是东方的大导演啊,让我误判了(大笑)……”张艺谋回忆道,《长城》从开机当天,就有两位好莱坞的工作人员跟着他,一直跟到电影杀青,“他们也不说话,就坐在我后面,我去哪儿他们去哪儿。我一开始还没意识到,后来我说要改一个词,他们说不可以,必须要按剧本拍……”

这段“痛苦”的工作经历,也让张艺谋对好莱坞高度的工业化管理有了辩证的理解,“如果以后还有机会,一定要提前谈好,哪些是我可以改的。”

73岁的张艺谋不退休

比张艺谋小一轮的俞敏洪说,他到了现在这个年纪就想“退”下来,云游四海、吃吃喝喝,可即将迎来74岁生日的张艺谋说,他喜欢忙碌,忙碌让他觉得充实。

“这源于我的上学经历和成长经历,我是从工厂出来的,我有机会上了大学,有机会干了电影,有机会做了导演,有机会把自己热爱的工作和养家糊口结合起来,所以我觉得我很幸运,我是时代的幸运儿。我感恩时代,常常想:别闲着,别享受了,要珍惜。”张艺谋自我调侃道,“我是不是劳碌命啊?(我的)很多东西都是偶然的、时代给予的,所以就觉得不要荒废光阴。”